木瑟BANLI

抖M读者
‖性取向‖本尼,麦叔,布总
吃的杂,永远不会脱坑的南方公园厨
JOJO,南方公园,FGO。

© 木瑟BANLI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假的公主抱

好想写虐虐的故事啊 虐到骨子里的。可是又有谁能超过荒木老师的虐呢 nobody nobody 把自己写的狗屁文章再.......不 根本是羞耻的不想多看一眼......

JOJOCP表,先感谢做表格的太太。

发一下自己的喜好,希望大家能和我友好的做朋友。 

画不出来梅老师一分一毫的美😢😢

2个颜色背景umm

昨天吃了二乔夫妇甜甜的粮,非常开心了 我爱BGCP,呜呜增添tag

身高的问题就当丝吉Q踮脚吧!!!!!

一个摸鱼。

大概就是散发假仗助狠狠欺负了露伴 真正的仗助过来阻拦了。
  欺负的时候顺便亲小嘴了。ƪ(•̃͡ε•̃͡)∫ʃ

P1沙雕短漫

关于P1为什么文字会消失,因为仗助喜欢露伴的力量太强了x

其实我想沉迷黑塔利亚音乐剧 这样......小演员小哥哥太好看了。

还是想在父亲节祝乔瑟夫爸爸节日快乐!!!!

我喜欢您啊

你的孩子们也爱着你呀,二乔真的很宠贺莉了 呜呜


4部的天使!!!![心][心][心][心]

【与长兄的亲密up】摩诃婆罗多/周迦

洗浴play,R18,未成年请不要阅读,

会有阿周那叫迦尔纳 哥哥 情节。

题目是刚刚想的,我竟然忘记取题目了!!!!

祝使用愉快啦 


*摩诃婆罗多同人


*现代AU,和之前的设定不一样,俩人互知道为兄弟。


微博链接:https://weibo.com/5969983713/Gk6KXppm2



#情书#

头发真难画啊,总觉得把仗助发量变多了 


表达一下自己没有在咸鱼 umm。

会有BUGumm(小声逼逼)

太幸福了,520,吃到了那么多好吃的粮,嗝,我在干什么,呜呜,超咸,我想要画画啊 可是 嘤嘤嘤嘤嘤嘤,乔乔真棒⭐——————👍

大家好━((*′д`我来丢人了  10张都攒不起,最近好累。

默默打上TAG

我喜欢19岁的二乔❤❤❤❤❤❤

一条在肝的咸鱼,想扩点大佬
练度我知道我很差 嘤嘤嘤,
安卓的!

100,121,123,231

周迦厨,几乎都是女友粉。🐎我爱阿周那!!!!

存,高清大图。沙沙的生贺。

【关于创作13版摩诃同人文的人物理解】

博主不写文的时候思维是混乱的,慎,
真思维混乱

到目前补到255集(还没看完。)
首先阿周那这个人,第一 强,毋庸置疑,然后剧中很软很可爱,人又漂亮,抱歉我用漂亮这个词(粉丝滤镜)。犹豫可以说是他的特点了,或者可以作为“温柔”来理解?对妈妈简直是小棉袄,忍不住提激昂,不愧是父子,接泪水简直爆炸!!!还有其实阿周那在剧中挺直男的一点,也在我眼里也很萌。还有很撩的一面,弹琴跳舞样样都会,感觉很全能美男了。(粉丝滤镜)
在自己的《时间之匣》中,因为周迦相互不知道是兄弟,所以处于相互斗争比拼的阶段,所以就放大了阿周那对于想赢迦尔纳的心理。虽然从山林出生?但毕竟当了十几年贵族王子,自身的傲气地位肯定很冲,又...

原本是画照片练手的 正好看见喵喵之日了,就改改了 


【时间之匣】摩诃婆罗多/周迦

R18,小朋友不要看

走微博啦,希望不要挂 


* 摩诃婆罗多同人 

* 现代AU

* 周迦

OOC属于我

俗套的总裁周x模特迦,

一点点的花店老板奎师那x沙恭尼

*其他都是友情

都没结婚,不然不好搞GAY,主阿囧视角吧,

因为迦尔纳的双眼写着“我看不透他”。阿囧有点迷弟视角



微博链接orz :https://weibo.com/5969983713/G3QWyh8WB


真的,太太那篇乱炖 把我给戳死了 太萌了!!!啊啊啊 我都吃我都吃啊 奎沙 周迦 all持(?) 呜呜 太好吃了 嗝。呜呜呜呜呜呜呜呜...

情人节快到了 带上最亲爱的他 去吃巧克力吧 

大概是自己想吃的AU 可是还是画的umm一言难尽了 

都是OOC

迦尔纳背负了什么?

是弟弟的爱。

#约稿# 穷人想养活自己orz  

占TAG 致歉。。。。。价钱好商量 只要你出...真的qaq 

【无题】

一直以来我都被各种所宠爱着,我暂时还不能明白那是出于什么,但我相信那是爱,总有一天我会独立,何为独立?
是要从你的身边剥离出去,我知道那是什么感受,泪如雨下、痛彻心扉、遍体鳞伤。可那一天总会来临。当我成长得更强,独立意识更强。
可我到永远都喜欢你。

简单的摸鱼,第一次见到恶魔的犹太男孩。

【殆尽】拔杯

Hannibal&Will

OOC是我的,

想写小甜饼!!!!!如果两人同居,这样那样。一切均为幻想......
稍微有那么点短了umm,叹。

5:30,Will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被那些可怕的噩梦吓到惊醒,那些流动地黑色血水,自己被它们包裹,又同时可以承载它们,鹿蹄声“嗒嗒嗒”一步一落引着方向,他明明躺在一堆液体里却可以听见如此清晰而大声的脚步声音,突然眼前出现一张分辨不出来、血肉模糊被鲜红色血液覆盖的脸,或许是自己熟悉的女人,这让Will紧张,闭上眼睛却脑海全想着是那个长着黑色巨大鹿角怪异的男人。
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床头的电子钟,蓝蓝的线条光束让他逃离如此可怕的梦境,胸膛过大得起伏,...

1 /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