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M读者
‖性取向‖本尼,麦叔,布总
吃的杂,永远不会脱坑的南方公园厨
JOJO,南方公园,FGO。
 

【殆尽】拔杯

Hannibal&Will

OOC是我的,

想写小甜饼!!!!!如果两人同居,这样那样。一切均为幻想......
稍微有那么点短了umm,叹。



5:30,Will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被那些可怕的噩梦吓到惊醒,那些流动地黑色血水,自己被它们包裹,又同时可以承载它们,鹿蹄声“嗒嗒嗒”一步一落引着方向,他明明躺在一堆液体里却可以听见如此清晰而大声的脚步声音,突然眼前出现一张分辨不出来、血肉模糊被鲜红色血液覆盖的脸,或许是自己熟悉的女人,这让Will紧张,闭上眼睛却脑海全想着是那个长着黑色巨大鹿角怪异的男人。
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床头的电子钟,蓝蓝的线条光束让他逃离如此可怕的梦境,胸膛过大得起伏,心跳加速,抚摸到自己的前胸,才发现T恤前后都被汗湿透了,Will迅速地脱下丢在卫生间,他想洗个澡来让自己更清醒一些,猛然间的冷水够让Will打了个哆嗦,调试成逐渐的热水,让Will仿佛活了过来,清洗着头发,冲刷过身体,湿密的长睫毛在水流下微微眨动着,似乎洗了太久了,听见礼貌地敲门声,“Will?你已经醒了吗?”停顿了几秒,Hannibal继续传来,“早饭我已经准备好了,出来吃吧。”
Will用毛巾随便擦拭着湿漉漉的卷发,与没有整理过那杂乱的蓬松卷毛不同,深颜色的头发安静贴在脑袋上。收拾好自己的仪容,一路走到餐厅,却没有看见一只狗狗摇晃着尾巴朝他示好,多半Hannibal已经喂过它们,放它们去附近玩了。
Will还能细细嗅到残留的香香烤培根味,谁不想拥有如此美味的早餐呢?但Hannibal早就灵敏闻到Will难闻的须后水的味道,为了不打破这美好早晨,“双层培根香肠卷。”Hannibal已经告诉Will答案,3个拇指长度的培根卷叠成小三角,周边配上小番茄和烫过西兰花,Will坐下,叉子插入,粉红色的嫩肉片烤有些焦脆,咬下去,里面的香肠糯糯的...Will陷入美食的回味中,Hannibal从没让他失望过,对于厨艺这方面。肉与肉每隔间层有薄薄蛋皮,视线撇向窗外,属于他的狗狗们都在草地上打滚奔跑。“它们也吃的和我们一样的香肠吗?”
“我们的加工更好。”
“为什么我们不能跟我的狗狗吃同样的?”
这显然不是个很好笑的玩笑。
Hannibal浅笑了一下,回看着Will对向自己的视线,Will自己也笑起来,“要茶,咖啡,还是牛奶?”
“咖啡。”
Hannibal端来一杯牛奶,Will质疑着蹙起眉头,“喝光它,对你的身体更好。Will,让你的大脑太活跃可不是件好事。”Hannibal把玻璃杯放到Will的右手边。
就像是有人在你耳边不停地说着“请,请吧......”Hannibal就是这个意思,他充斥着你的大脑,甚至想要你自己去实行侵略、破坏。
手指触碰到那杯热牛奶,Will知道,这早就是Hannibal事先准备好了,不管自己想要什么,来到自己桌前都将是牛奶,温甜的饮品灌入肠肚。他回想起,在他的记忆里,他和Hannibal会一起准备食材,帮点小忙——切许多生食蔬果,但他们都是“绅士”屠夫,杀弑那些“食物”难度甚至巨大,但Will深深感受着那是一种享受......
那是Hannibal所能带给他的,是近似于能满足内心所渴望的。
扑面而来咸腥的海水味阵阵堵满鼻腔,月光下的深蓝色的海浪波涛拍打着Will的小腿和鞋子,衣襟上血液已经发臭,让人难以忍受,他很冷,冷的发抖,可他记得事情发生之前,他抱着Hannibal,相互紧紧倚靠在对方温暖躯体上。呼吸和拽着他血浸湿的衣料,他们的心跳相同跳动着,他们变成相同的“人”。
“Will?”
Will在自己身后听到熟悉的声音。





END

评论
热度(24)
© 木瑟BANL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