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多,谨慎关注。
‖性取向‖本尼,麦叔,布总
吃的杂,永远不会脱坑的南方公园厨
JOJO,南方公园,FGO。
 

【灵魂】R麦


鬼魅死神X怪客麦克雷

依旧黑白配,OOC

刀子BE慎入

 

 

Reaper发现麦克雷的时候,麦克雷整蹲在岩石后面,鬼鬼祟祟地偷望着什么。

一身白色的男人踢了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,“痛...”

麦克雷转头,看到了那熟悉银制面具,“莱耶斯。”

“你说爽都没用。”Reaper嘲笑看着刚刚被踢疼屁股的小子。“你这身衣服可比你那一成不变的牛仔套装要好看多了。”

“谢谢夸奖。”

“你是在找我吗?男孩?”

被莱耶斯猜到了心思,“或许,你也是一部分。”麦克雷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尴尬。

66号公路的夕阳还是那么的烈人,两个人到报废的列车车厢里,这里稍微阴凉点,麦克雷注意到Reaper手上都是鲜血,“已经弄不掉了吗?”麦克雷盯着那地方。

“说不定你能舔干净。”Reaper的声音听起来与以前没什么两样。

“那你可能高估我了,老师。”

Reaper把蓝色高级布料的围巾扯下,麦克雷光洁的下巴让Reaper吃了一惊,“你居然剃了你的胡子?”

“没有再有你的牛仔情结了?”

说着让麦克雷难受,“我做什么不管你什么事。”

麦克雷发现Reaper露出了破绽,右手握着维和者抵上Reaper的腹部,麦克雷还感觉到Reaper小腹起伏,还觉得被称为死神的男人是个人。

“开枪吧?”Reaper张开双臂邀请他,手指上的鲜血看着好刺眼,到底杀了多少人,这个不要命的家伙。

麦克雷又加重了手劲儿,“我可是上膛了。”麦克雷知道他不怕死,也知道他不会死,食指扣在扳机上,迟迟不肯下手。

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,麦克雷先败下阵来,“好吧,我放弃。”黑色披风的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随性地岔着腿。

“你还是太懦弱了。”Reaper依旧站着,挡住了麦克雷的阳光,掏出自己的地狱火,枪口对着麦克雷的左手,属于麦克雷的机械部分。

随着爆裂的声音,Reaper打烂了麦克雷的机械手。

“操!”麦克雷愤恨地望着上头的男人,“你知道这东西有多难装上去吗?!”

“我知道。”冷漠的声音,“下次可不只是手这么简单了。”

Reaper用枪把麦克雷的帽子撩飞,梳着整齐的发型实在是太难得了,不再是那个张扬的孩子,戴着眼罩的眼眸中倒印自己。

“麦克雷你要学会狠下心来。”

“我不需要再用你教!”麦克雷想起身推开他,却重心不稳自己踉跄的跌坐下来,莱耶斯总是把自己搞的很惨。

麦克雷垂着脑袋叹了一口气。

Reaper低下身子,“你知道吗?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,所以,我一直在想着你的灵魂是最美味的。”Reaper取下面具,用舌头舔了麦克雷的脸颊,感觉不错。

麦克雷只觉得湿腻的感觉恶心,而且还有股烂气味。

“我学到的可不全都是你教的。”比如安娜,或者说从他们那边都学到了很多。

这句话或许激怒了Reaper,麦克雷感到自己额头对上了还热着的枪口,那可是霰弹枪啊。

麦克雷没有说话,甚至不觉得惊讶,只是本能反应,瞳孔紧缩着——抬起头,Reaper正了姿势,麦克雷听到耳边传入“你爱我吗?麦克雷。”

听上去是热情的问句,麦克雷毫不犹豫的回答,“不爱。”

Reaper调整了枪口,在麦克雷额头上挪了挪,“你爱我吗?麦克雷。”再一次机械的问。

麦克雷觉得莱耶斯这是在干嘛?搞笑吗?“老兄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娘?”自己头皮发麻,见他没有理会,麦克雷觉得自己在自讨没趣,气氛有点奇怪。

“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,莱耶斯,你这么问我,我只能回答你实话。”

“不爱。”

Reaper听到了最后的回答,“你没有机会了。”

嘣的一声,从麦克雷脑后溅出血浆,麦克雷可能最后一眼看到是莱耶斯死寂一般的面孔,脑子里最后想的是与莱耶斯的回忆。

看着麦克雷倒在地上,血液从头部流的越来越多,血腥的气味让人反呕。麦克雷到最后一刻,眼睛还是笑着的样子。Reaper踩在麦克雷的披风上,丢下自己枪支当做纪念品,看着尸体中间形成的红色球体围着黑色气体,那是可以自己吸收的灵魂,麦克雷现在的身体还有温度,Reaper走了上去,接着,麦克雷的脸瘦瘠了。

连同整个身体,Reaper礼貌地把麦克雷的眼合上,在惨白的嘴唇上落下一吻,这或许是死神最后的温柔,细心地把帽子盖住麦克雷的脸。

“麦克雷,你的灵魂可真难吃。”

......

 

 

 

 

FIN

 

 

 

 

一点点后续,

死神和黑寡妇的一次闲聊。

Reaper“艾米丽,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杀了你的丈夫。”

艾米丽“你知道的,我被改造了,我现在没有感情可言。”

Reaper“那你爱他吗?”

艾米丽“你今天可不正常?为什么会问这些?”

Reaper平淡的回答,“只是好奇。”

艾米丽“打个比方,如果我接到命令是杀了你,哪怕我与你合作了这么久,我还是会杀了你。因为我没有了感情,如果我有感情,如果我爱着我的丈夫,我是一定不会杀了他的。理论上的认知是爱一个人是不会杀了他吧。”

Reaper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。他不想听女人的废话了,要离开,又转身问她,“那,有没有什么例外?比如一个人爱一个人然后杀了他。”

艾米丽“那他还是人吗?”

Reaper思考着,仔细想着,他被安吉拉从死亡救回来之后就已经不算是人了。呵...

“要喝点什么吗?咖啡还是?”

.....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,其实写的还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orz 非常的不满意其实orz  最后瑞破还是黑了 啊——  

我居然叫的是黑寡妇不是黑百合!!!天哪 

写到一半发现忘了灵魂这回事,说起来吃灵魂就想到黑执事了orz 

还有一句要说,自从发现死神鬼魅那个皮肤手上的血!!!我就一发不可收拾orz啊啊啊啊 

大家晚安。



评论(4)
热度(27)
© 木瑟BANL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