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多,谨慎关注。
‖性取向‖本尼,麦叔,布总
吃的杂,永远不会脱坑的南方公园厨
JOJO,南方公园,FGO。
 

【The First Time】R麦

OOC,

莱耶斯x麦克雷

一些小事,对,简单概述一下。

没肉 还是走微博吧。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A6LRyMzB

(其实是想让麦克雷信仰信赖着莱耶斯,因为莱耶斯同样给着麦克雷坚持自己的道路。)

(当然原因,额.....梦龙的新歌吧。括弧笑)



嗯.....最后一次写R麦了,小伙伴们可以取关了。

以后发些南方公园的东西。(或许...)

查看全文

【甜食】R麦

OOC,莱耶斯x麦克雷

因为写的太兴奋,太快 所以有错别字 

很脏很脏 注意雷避。

(x)尿play


 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wIFoBEdg

查看全文

【黑暗】R麦


ooc,死神x麦克雷


很短,有啪啪啪2333333bushi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wg6j7Sre


查看全文

【Salvation/拯救】R麦

死神x麦克雷

OOC,很中二,肉:)

嗯......其实很早就想写这样子的R麦了 就想写两人相互是拯救之间的关系。自己不是那种很有耐心的人 所以这次写了很多 自己也感到很吃力 但是 因为,我看到我自己以前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 有人看 有人点喜欢 就很感动就很快乐 想对那些关注我的人 喜欢我写的文章的人 一种反馈吧。

真的非常谢谢你们,真的很喜欢R麦。

还有...如果不喜欢请不要说出来,因为我也是不会听的,(我不管我是小公主)最好大家都喜欢就是了2333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ub3IwanU链接走   谢谢那些关注我的人:D

查看全文

12月份的东西

小破车

76麦/R麦 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odesukad

R麦,语C的产物...(第一人称注意)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ovnG7x0O


今年就这样了,我真的好闲...

查看全文

【谎言】R麦

链接 (   ),OOC,喂食play

死神x麦克雷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i0IYuFQ5


查看全文

一些肉的合集吧

既然还蛮方便的,我就做一下合集orz,可能你们有些看过了,

都是老物,,,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ezkf5A5G  吸血鬼莱耶斯x“牛仔”麦克雷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bVHRxjLy  一篇小刀子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8GtDnwjQ 自己的脑坑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7t75mylS 自己给自己写的生日礼物,肉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42RP9akQ 死神x白帽麦克雷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1Bchqt5W 照片的一个小梗,也算是有最多人喜欢一篇吧,大概?

其他的太短 要不就是我随性的产物 大家吃吃我的脑坑。。。

查看全文

没有标题,R麦

我就是太懒了,懒得做链接。。

http://weibo.com/5969983713/Eh6We7DmB

我来试试???

严重OOC,对的,浴室play

查看全文

【花】R麦

莱耶斯x麦克雷
ooc,花吐症?
因为不太想写成日本那种轻小说的感觉 花吐症的设定稍微改改?。嗯。
麦克雷视角,不知道甜不甜。
不喜慎入。:-D





我叫杰西 麦克雷,从很久以前我就能看见人们从嘴里吐出花朵,但他们似乎看不到。我不太清楚花的种类,至少我看起来他们都是一样的,除了颜色不同。

网络上的花吐症似乎和我看到的不一样,我所能看见的,是每一个人,被我杀死在枪口下蝼蚁他们也会吐出温暖颜色的花。

来到守望先锋,这里的每一个人也有着不一样的颜色。齐格勒博士的是淡金色的,像她的头发一样。莫里森指挥官是蓝色的,就是他的制服的颜色,好像能包容一切。安娜夫人是深蓝色的,那很成熟,至于她的孩子,我所见到的小孩子都是白色的,那可能象征着纯洁。

还有我的直属上司,莱耶斯——他的是红色,跟我的红色三角巾一模一样,我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,是血腥还是其实他有颗火热的内心。每次想到这里,我就想笑起来。

我经常和莱耶斯在一起,其他人都认为我们的关系很好,确实,我都跟他一起洗澡,他的身材可比我好,我不想当任何人的跟班,从来都不,只是不跟着他,我可能会没饭吃。






现在我们在一个四方桌看档案,我坐在他隔壁,我在旁边喋喋不休地吐槽着,他尝了桌上一块饼干,我得承认,每天观察我的长官是我的乐趣,他还拿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,他没这么多讲究,而我还在说话,然后他把两根手指按在我的嘴上,让我闭嘴。他连看我都没看一眼,我能感觉到湿润和甜饼干的味道,确实有点恶心,别人的口水什么的,但是那一瞬间我好像心跳快了一拍,这不对劲儿,他,确实恶心到我了,他的口水,我感觉很糟。

我有点火大,回到房里,我努力去想莱耶斯的好,比如认真的样子,还有对我说话的样子,我是挺喜欢他对我说话的时候吐出红色的花。

猛然间,我又意识到被我封存在很深处的问题,我,从小到大都没看到过自己吐出花。

自从那晚过去,我发现我身边有些黑色的花,那好像是从我嘴里吐出来的,兴奋多于惊诧。

没什么奇怪的,只是看着自己嘴里吐出花,有些诡异。我想了很久为什么黑色的,我只能理解为那是很酷的颜色,毕竟我还没见过谁吐出黑色的花。






好运不会一直陪伴着你,我跟莱耶斯藏在小土堆后面,浑身是伤,脸上都是泥沙,我们干掉了他们所有人,他似乎比我伤的更严重,捂着腹部,流了很多血,他为我抵挡了太多。

医护人员要过一会儿才能来,莱耶斯奄奄一息的样子让我觉得他快死了。我曾想过是他让我清醒冷静,然而事实却是反了过来,我叫着莱耶斯的名字,拍打他的脸。
他无神的眼睛,让我有些害怕,我真的害怕他会死去。

“嘿,我告诉你个秘密,喂。”我继续拍拍他的脸,放在平时我都不能碰他一下,也是第一次碰他的脸,我自己的手心都在发热。

他眼睛似乎睁大了点,正等着我说,“其实......我,在你们在说话的时候能看见有花从你们嘴里吐出来。”

这对我来说是个天大的秘密,说出来也有些一丝解脱,莱耶斯只是哼笑一声,仿佛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。

“那我是什么花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那我说出来的花是什么颜色的?”

有些期待的语气,就连我也期待着我会说出什么答案,他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,太温柔了,他有时候也会这样看着我。

我也盯着他,心脏咚咚的跳着,“是我的颜色。”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这种话。

“麦克雷。”他叫了我的姓,用他另一只不是那么多血的手掰过我的脸,他吻了我,或是说,我们俩接吻了,他轻轻咬着我的嘴唇,我吃到了沙子,两个人嘴上都粘着沙土,这不是一个舒服的吻。

我也小心地亲着他,他是我的长官。我睁着眼,他闭着眼。我把我的本事都给他看,接着,他没了动静儿,他昏了过去,我晃着他的身体,却没有反应。

他当然不会死。






后来?后来我离开了他,我明白我跟他要走的不是同一条道路,一个人吹着66号公路的风,我咳嗽了几声,黑色的花吐了出来。

从我和莱耶斯接吻的那一天起,我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的花了,只有我自己的花,越来越多,黑色占据着我的内心。

我遇见了一个叫死神的家伙,那感觉太熟悉了,熟悉到我不敢相信,我还能跟他这样接触,他取下面具,我看到那不成样子的脸,他靠近我,我并不觉得受到威胁,我知道是他——

我们亲吻了。

好像太迟太迟没有这样做了。

他搂着我的腰,“我还没问你你是什么颜色的花?”

我笑着对他说,“你的颜色。”




end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嘿呀!开心!虽然ooc了,
关于麦克雷最后还有没有吐花,我觉得是没有的。
  :-DDDD,感觉写的还是很奇怪。

查看全文

【不给糖就捣蛋】R麦


万圣节√
日常
莱耶斯x麦克雷
ooc
(题目好俗啊....短。)




1.
麦克雷是个乖狗狗,至少他是莱耶斯的乖狗狗。莱耶斯没把他当宠物养,可以说是当儿子养。
莱耶斯正在整麦克雷的衣领,翻好毛衣领子,正平外套,麦克雷盯着莱耶斯黑披风的衣服,“所以那个南瓜你待会要戴着?”
“嗯。”
两人只是闲聊。
“为什么想扮猎人?”
“追捕猎物不是最棒的吗?很帅呀!”
“我有捉到你的心吗?莱耶斯。”麦克雷的笑容实在是太好看了,没有哪一个人不多看一眼。
“没有。”莱耶斯很残忍的回答了。
莱耶斯把桌上的弓递给他,“带上它。”
“小鬼,要想得到我的心,先把你的枪法再练个20年吧。”
麦克雷撇了撇嘴,“亲我一口嘛...?”
莱耶斯没有拒绝,吻了上去,麦克雷张开嘴,两个人相互咬着嘴唇轮换着唾液。
“好甜。”
莱耶斯分开唇说了一句,麦克雷刚吃完糖,像是得到奖励的狗狗一样心里得意着。
“还想尝尝吗?”
“别勾引我。”又是一种小子你还太嫩了的语气。
“好好,我待会儿装作吃惊的样子给你面子。”
现在他们要去参加聚会,莱耶斯让麦克雷先走。顺手挑了个糖果,“拿着你的篮子,小孩,还有,我喜欢这种味道的。”
莱耶斯直接剥开包装纸,塞进了麦克雷嘴里,酸酸甜甜的味道好极了,推着麦克雷出门。
麦克雷含着糖,他好想再亲一口莱耶斯,关上门,麦克雷想想又把门打开,“莱耶斯,”
看着屋内日光灯照着的莱耶斯,他不知道还会跟他一起过几个节日,“万圣节快乐!”
男孩的笑容再一次留在莱耶斯的心里。



2.
聚会结束后,麦克雷和莱耶斯回到房里,莱耶斯还穿着那件衣服给麦克雷泡咖啡。
“今天莱因哈特讲得故事还不错。”
“有什么能让你满意的呢?”莱耶斯拿着两个马克杯端来,即使是速溶咖啡还是很香。
“你——”
莱耶斯露出牙齿笑了出来,这更像个笑话。莱耶斯甚至还咳嗽了几声。
“喂...”麦克雷有些窘样,“我想吃点甜的。”
“我拿了安吉拉和安娜做的饼干,还有小熊样子,真够可爱的。你要吃吗?”
麦克雷拿了一块,黄油曲奇的味道,平时可是吃不到两个大美人做的东西。
“今天医生的衣服也出人意料的合适她。很漂亮。”
“她一直都是个漂亮的女人。”莱耶斯默默回答,转着杯子,咖啡的热气冒着。
“不早了,快点洗澡睡觉。”
“今天我能跟你一起睡吗?我的长官。”
莱耶斯看着桌对面麦克雷满怀期待的表情,如果他身后有尾巴,他相信那东西会跟着一起晃起来。
“还有,把你的假胡子拿掉,看着奇怪死了。”
麦克雷摸摸假胡子,“嗯......我觉得还不错啊..”
“你最近背着我偷偷摸摸做事可不少?”似乎在审问,“你出门的时候还没有胡子。”
麦克雷一下子被揪住弱点,“别介意...这不在你管辖范围吧?”
“你跟我在一起,你做什么都需要我的同意,我的小猎人。”
“不然你都得不到你的猎物。”
麦克雷听得楞楞的,莱耶斯已经离开座位了,“吃完把杯子洗洗,我的就不用了,你今晚可以和我一起睡觉。”
一下子让麦克雷清醒,“都听你的!长官。”



3.
第二天麦克雷带着满身的爱痕和幸福醒来,可想而知昨晚有多疯狂,自己一遍遍求着莱耶斯...莱耶斯一次次给他。
床头柜上放了一杯牛奶,已经凉了,莱耶斯已经走了很久了,还压了一张纸条,“自己做饭或者出去”。麦克雷想赖儿会床,窝在被子里,他想过会儿再起来热牛奶......
这次莱耶斯两天没回来,长官可比自己要忙的多,麦克雷抽了不少烟,他总是在莱耶斯看不见的地方抽烟,或许是寂寞吧。
只要被莱耶斯发现,莱耶斯就会夺过他的烟,偶尔会抽一口,麦克雷喜欢那样,某种意义上的接吻。
莱耶斯会告诉他,“再这么抽你最少少活十几年。”
莱耶斯吐出烟圈时很性感,洗澡的时候也很性感,麦克雷胡乱想着有的没的。挠了挠自己的头,今天也要训练。
房子里一切都已经融合两个人,这有麦克雷的牛仔帽,那儿有莱耶斯的刮胡刀。
麦克雷刚出房门,就看见莱耶斯回来,带着强大硝烟味的气息,或许只是麦克雷臆想的气味。莱耶斯抱了过来,紧紧地,要把麦克雷勒坏了,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我的孩子。”又用鼻子在麦克雷脖子间闻着,麦克雷也艰难地伸出手回抱着莱耶斯,麦克雷也枕在莱耶斯的肩头,两个男人不会说爱什么的,但是彼此关心。麦克雷时常在想如果没有跟了莱耶斯会怎样,可能坐在大牢里或者死亡,他还年轻,他泡过女人,也调戏过男人,他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,如果要问莱耶斯麦克雷是什么样的人。
“好孩子,我的好孩子。”

end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你们看着觉得很甜很甜就好了orz :-D

查看全文

【温暖】R麦


莱耶斯x麦克雷
贼短 ooc
麦克雷是僵尸的设定,不要在意很多细节设定,看了温暖的尸体这部电影,还有个人我不推荐看,有点魔性。。。。



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谁都不知道,人类会变成僵尸,撕咬人类,没有情感,不会说话,忘记自己。

莱耶斯一脚踹开门,漆黑的房间里麦克雷缩在墙边,僵硬的抖动身子,两个人都是破损的衣服,刚刚与僵尸战斗过。莱耶斯没有开灯,从门外的投过来光线照着麦克雷,麦克雷的脸已经发白,额头上脖子上布满了深紫色纹路,嘴唇也变成黑色,麦克雷断了一只手。

“你被感染了。”语气冷静的仿佛知道这事会发生一样。

“被咬掉了一只手,你可真够蠢的。”把麦克雷踢倒在地上,“僵尸是感觉不到痛的,呵呵。”

麦克雷就是剪断翅膀的鸟,怎么扑腾都爬不起来。艰难的从嘴中说出“加比...”

“叫长官。”长官发音可比莱耶斯名字发音简单多了,莱耶斯蹲了下来,摸着麦克雷的头,头发上都是血,应该是麦克雷以前的血,僵尸没有血液,断了手臂的地方也没有流血了,还真是神奇。

被生生咬断手臂,那该多痛,或许麦克雷已经叫过很多遍了,麦克雷的脸贴在地面上,撑着嘴唇说“坐”。

莱耶斯把麦克雷扶靠在墙壁边,撇开刘海,小牛仔还倔强的眼神还看着自己。脏兮兮的脸添了一丝生气,“长官...”麦克雷想活下去,但两人都心知肚明,变成僵尸只能吃人,不吃人肉会变成更可怕的东西,人脑可是僵尸最受欢迎的食物。麦克雷现在都能闻到莱耶斯脑子那种热热的气息,极致的美味。

现在麦克雷所能接受的是他的长官能一枪蹦了自己的脑袋,让自己痛快点,自己早该死在他手下了,麦克雷在内心嘲讽道,抬起完好的那只手摸向莱耶斯腰上的手枪,莱耶斯当然也知道他要做什么,麦克雷不想成为僵尸,那只是具空空的尸体。

如他所愿,莱耶斯砰砰砰的几枪打在了麦克雷的腰上,没有鲜血,没有疼痛,麦克雷没有任何感觉。

“我没子弹了。”莱耶斯笑着说道。

麦克雷疑惑的看着莱耶斯,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可不想背负杀死自己学生的罪名。”莱耶斯凑的很近,即使现在没有触感,麦克雷觉得这气氛有些暧昧,这很不妙,虽然外面的僵尸都被清理干净了,但自己已经是僵尸了,难道莱耶斯还要把自己留着?虽然很久之前有过僵尸还能变回人类的事件,那种几率太少了吧。

“莱耶斯?”麦克雷盯着莱耶斯,他想听真正的答案。
答案够明显的了,莱耶斯吻上了他,两个干燥发裂的唇瓣接触着。麦克雷几乎是惊讶的,在这种时候,自己的长官要给自己离别之吻吗?不不不,莱耶斯已经没有能杀掉自己武器了,除非他用刀子把自己脑子给割开,没有反应的是,莱耶斯咬掉了麦克雷嘴唇的一部分。

他们亲吻又分开,麦克雷看着莱耶斯把自己的一部分吐到地上。

莱耶斯作呕的一下,“麦克雷,上级一直所隐瞒你们的是,僵尸咬到人会变成僵尸,人咬到僵尸也同理。”

麦克雷不明白莱耶斯为什么要这么做。莱耶斯现在还牵起了自己的手,真是够恶心的,他可不是同性恋。

“嘿,现在我们在一起了。”莱耶斯故意学着麦克雷的腔调。

小牛仔从没见过莱耶斯笑的那么高兴,他觉得自己长官的脑子肯定先被僵尸吃了。

麦克雷觉得自己困了,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看着陌生男子牵着自己手,望着自己。

一切来的很快,“你是谁?”

“还有...我...是谁?”说出这几个单词实在太费劲了。
莱耶斯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叫加布里尔 莱耶斯。你叫杰西 麦克雷。我是你的男朋友。”莱耶斯想着趁现在赶紧多告诉点麦克雷东西,等自己忘记一切的时候麦克雷能再告诉自己。虽然占了麦克雷的便宜,因为他现在的表情可是一脸的不相信。

他知道自己是僵尸,面前的男人也不是人类,但对于男人所说的他一点印象都没有,被握住的手告诉他这或许是真的。

“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们俩会活下去的。”很难想象男人给予自己这么坚定的眼神。




END




查看全文

【灵魂】R麦


鬼魅死神X怪客麦克雷

依旧黑白配,OOC

刀子BE慎入

 

 

Reaper发现麦克雷的时候,麦克雷整蹲在岩石后面,鬼鬼祟祟地偷望着什么。

一身白色的男人踢了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,“痛...”

麦克雷转头,看到了那熟悉银制面具,“莱耶斯。”

“你说爽都没用。”Reaper嘲笑看着刚刚被踢疼屁股的小子。“你这身衣服可比你那一成不变的牛仔套装要好看多了。”

“谢谢夸奖。”

“你是在找我吗?男孩?”

被莱耶斯猜到了心思,“或许,你也是一部分。”麦克雷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尴尬。

66号公路的夕阳还是那么的烈人,两个人到报废的列车车厢里,这里稍微阴凉点,麦克雷注意到Reaper手上都是鲜血,“已经弄不掉了吗?”麦克雷盯着那地方。

“说不定你能舔干净。”Reaper的声音听起来与以前没什么两样。

“那你可能高估我了,老师。”

Reaper把蓝色高级布料的围巾扯下,麦克雷光洁的下巴让Reaper吃了一惊,“你居然剃了你的胡子?”

“没有再有你的牛仔情结了?”

说着让麦克雷难受,“我做什么不管你什么事。”

麦克雷发现Reaper露出了破绽,右手握着维和者抵上Reaper的腹部,麦克雷还感觉到Reaper小腹起伏,还觉得被称为死神的男人是个人。

“开枪吧?”Reaper张开双臂邀请他,手指上的鲜血看着好刺眼,到底杀了多少人,这个不要命的家伙。

麦克雷又加重了手劲儿,“我可是上膛了。”麦克雷知道他不怕死,也知道他不会死,食指扣在扳机上,迟迟不肯下手。

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,麦克雷先败下阵来,“好吧,我放弃。”黑色披风的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随性地岔着腿。

“你还是太懦弱了。”Reaper依旧站着,挡住了麦克雷的阳光,掏出自己的地狱火,枪口对着麦克雷的左手,属于麦克雷的机械部分。

随着爆裂的声音,Reaper打烂了麦克雷的机械手。

“操!”麦克雷愤恨地望着上头的男人,“你知道这东西有多难装上去吗?!”

“我知道。”冷漠的声音,“下次可不只是手这么简单了。”

Reaper用枪把麦克雷的帽子撩飞,梳着整齐的发型实在是太难得了,不再是那个张扬的孩子,戴着眼罩的眼眸中倒印自己。

“麦克雷你要学会狠下心来。”

“我不需要再用你教!”麦克雷想起身推开他,却重心不稳自己踉跄的跌坐下来,莱耶斯总是把自己搞的很惨。

麦克雷垂着脑袋叹了一口气。

Reaper低下身子,“你知道吗?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的,所以,我一直在想着你的灵魂是最美味的。”Reaper取下面具,用舌头舔了麦克雷的脸颊,感觉不错。

麦克雷只觉得湿腻的感觉恶心,而且还有股烂气味。

“我学到的可不全都是你教的。”比如安娜,或者说从他们那边都学到了很多。

这句话或许激怒了Reaper,麦克雷感到自己额头对上了还热着的枪口,那可是霰弹枪啊。

麦克雷没有说话,甚至不觉得惊讶,只是本能反应,瞳孔紧缩着——抬起头,Reaper正了姿势,麦克雷听到耳边传入“你爱我吗?麦克雷。”

听上去是热情的问句,麦克雷毫不犹豫的回答,“不爱。”

Reaper调整了枪口,在麦克雷额头上挪了挪,“你爱我吗?麦克雷。”再一次机械的问。

麦克雷觉得莱耶斯这是在干嘛?搞笑吗?“老兄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娘?”自己头皮发麻,见他没有理会,麦克雷觉得自己在自讨没趣,气氛有点奇怪。

“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,莱耶斯,你这么问我,我只能回答你实话。”

“不爱。”

Reaper听到了最后的回答,“你没有机会了。”

嘣的一声,从麦克雷脑后溅出血浆,麦克雷可能最后一眼看到是莱耶斯死寂一般的面孔,脑子里最后想的是与莱耶斯的回忆。

看着麦克雷倒在地上,血液从头部流的越来越多,血腥的气味让人反呕。麦克雷到最后一刻,眼睛还是笑着的样子。Reaper踩在麦克雷的披风上,丢下自己枪支当做纪念品,看着尸体中间形成的红色球体围着黑色气体,那是可以自己吸收的灵魂,麦克雷现在的身体还有温度,Reaper走了上去,接着,麦克雷的脸瘦瘠了。

连同整个身体,Reaper礼貌地把麦克雷的眼合上,在惨白的嘴唇上落下一吻,这或许是死神最后的温柔,细心地把帽子盖住麦克雷的脸。

“麦克雷,你的灵魂可真难吃。”

......

 

 

 

 

FIN

 

 

 

 

一点点后续,

死神和黑寡妇的一次闲聊。

Reaper“艾米丽,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杀了你的丈夫。”

艾米丽“你知道的,我被改造了,我现在没有感情可言。”

Reaper“那你爱他吗?”

艾米丽“你今天可不正常?为什么会问这些?”

Reaper平淡的回答,“只是好奇。”

艾米丽“打个比方,如果我接到命令是杀了你,哪怕我与你合作了这么久,我还是会杀了你。因为我没有了感情,如果我有感情,如果我爱着我的丈夫,我是一定不会杀了他的。理论上的认知是爱一个人是不会杀了他吧。”

Reaper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。他不想听女人的废话了,要离开,又转身问她,“那,有没有什么例外?比如一个人爱一个人然后杀了他。”

艾米丽“那他还是人吗?”

Reaper思考着,仔细想着,他被安吉拉从死亡救回来之后就已经不算是人了。呵...

“要喝点什么吗?咖啡还是?”

.....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,其实写的还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orz 非常的不满意其实orz  最后瑞破还是黑了 啊——  

我居然叫的是黑寡妇不是黑百合!!!天哪 

写到一半发现忘了灵魂这回事,说起来吃灵魂就想到黑执事了orz 

还有一句要说,自从发现死神鬼魅那个皮肤手上的血!!!我就一发不可收拾orz啊啊啊啊 

大家晚安。



查看全文

【初吻】R麦

也许OOC

莱耶斯X麦克雷

很俗套的故事


“我喜欢你,长官。”麦克雷不知道是第几次对莱耶斯告白。

自己不是被揍就被揍,这次依旧莱耶斯在麦克雷的右脸上给了一拳。或许自己是有受虐倾向吧,揉了揉受伤的脸,上次的左脸还没好,牛仔的帽子遮住自己有些悲伤的面孔。

今天又是浑身酸痛的一天,躺在床上,枕着自己手臂上,望着天花板。隔壁房间可是莱耶斯的房间,要不要行动一下,说不定能看到刚洗完澡的莱耶斯,水珠还留在长官满是肌肉巧克力色身体上,想想那可真性感啊,麦克雷走出了自己房间,敲着长官的门,好像没有人。

门居然没有锁,可不像莱耶斯会干的事,灯还是开着的。房间里东西摆放的整齐,真是没趣,走到床边,感觉就像没有人睡在过这上面一样,麦克雷很随意就躺在了上面,枕头上还有莱耶斯洗发水的味道,很好闻,薄薄的被子双腿夹住,让麦克雷想入非非。

昏昏沉沉地闭上眼......



“麦克雷!麦克雷!”

好像有人在叫自己,再多叫一会儿,我喜欢这个声音,麦克雷嘴里还在嚼着什么。

“杰西·麦克雷!!!”

是莱耶斯!麦克雷睁开了眼睛,凌乱的发丝挡在自己脸前,自己趴着的睡姿丑陋的展现出来,但麦克雷不想起来,真的好酸自己的身子。抱着被子看着莱耶斯,“早上好...长官。”

被人吵醒时说出来的声音有些诱人,莱耶斯听着像是麦克雷被干(h)过一样,他可是看到麦克雷只穿着一条内裤就在自己床上厮混,天知道他昨天晚上干了什么,自己的床单好乱。昨天有紧急任务就出去了,真是让人头疼,这小子还跟我胡闹。

“现在,马上,从我的房间滚出去。”莱耶斯没有丝毫的留情,昨天一整晚都没合眼,疲劳使自己无名的火大。

麦克雷察觉到了莱耶斯的生气,但他不想就这么走了,“你的床上躺着这么一个帅哥,你不来跟他一起睡觉吗?”麦克雷不要脸起来。

年轻的躯体固然美好,但莱耶斯想一个人睡,准备拉这个赖皮虫起来,抓着麦克雷的左手,还没拉稳,就被麦克雷惯性的力扑向床上,这一刻世界停止了——

莱耶斯压在麦克雷身上,如果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那他一定吃狗(h)屎了,两人唇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,莱耶斯手臂撑着,才没有接触到,两个人都没有声音,莱耶斯甚至还感觉到麦克雷的勃(h)起抵着自己,对上麦克雷的眼睛,天哪!小牛仔渴望着自己,这双眼睛迷倒过多少姑娘,麦克雷真是该死的...

莱耶斯盖上了麦克雷的嘴唇,仅仅只有一秒钟,或许,这够让麦克雷兴奋几个月了。

“够了吧,麦克雷。”

麦克雷眨着眼睛仿佛不相信刚刚发生了一切,“长官,我是说......”

莱耶斯以为麦克雷短短触碰不够,再次亲了上去,咬着麦克雷的嘴唇,舌头伸(h)进去与麦克雷的舌头纠缠,粗糙的大手抚摸着麦克雷的腹部和腰侧,麦克雷快要透不过气来,就在麦克雷还沉浸美妙之中,莱耶斯中断了。

“好了,滚出去。”莱耶斯把麦克雷踹下床,他要睡觉了。“今天多加50圈。”

麦克雷毫不在意多加的训练,有这满足了。

“还有,麦克雷。”

床上传来声音,麦克雷转身,“嗯?”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

FIN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..........

查看全文

【关于原谅】R麦

来个段子 人物崩坏 


R麦场合:

“快杀了我,莱耶斯。”

“我的确想这么做,但是我怎么舍得。”

勾起麦克雷的下巴,“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呢?”

麦克雷狠狠地瞪着白骨面具,“你,不可饶恕。”

Reaper拿出匕首,“那换你来杀我。”

被禁锢的双手解开,接过冒着寒光的匕首。

手在颤抖,已经习惯用枪来作战,面对这个人还是胆颤了起来,把Reaper推倒在地上,双腿夹在Reaper腰侧坐在他身上,举起右手,

承受着身上人的重量,麦克雷还是动手了,莱耶斯在面具下笑着。

麦克雷一刀一刀刺着Reaper的胸前,脖子,脸上沾满了深色的血液,像是泄愤一样,每一下更重的往里捅,再转动着刀子拔出,亲手杀人的感觉过于奇妙,尤其杀这个他恨之入骨的男人,麦克雷脸上挂着笑容,眼角都不自觉上扬,

Reaper感受着疼痛,衣服虽然被划破,自己受伤的身体却以极快的速度再生,或许是挥手太累了,麦克雷停止了动作。

用刀子揭开Reaper的面具,毁坏的脸不成样子,但眼睛没错,那双总是注视自己的眼睛不会错,是莱耶斯。没有言语的,麦克雷吻了上去。

凑近了味道不好闻,近似于腐烂的味道,但麦克雷还是尽力火热的咬着Reaper那一点点的嘴唇。

脸上的血液蹭到了Reaper的脸上,“原谅我了吗?”Reaper摸着麦克雷的腰,近乎色情的手法。

麦克雷笑了一声,“没有。”说完,吐了口唾沫在Reaper的脸上,Reaper撇过脸,

“你胆子越来越大了。”

麦克雷觉得下一秒莱耶斯就会把他吃了,但是出乎了预料。

麦克雷起身,“你觉得你把我放开了,你还能抓得住我吗?”鄙夷的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人。

“别忘了是谁捡你回来的。”

Reaper的气场开始变化,麦克雷感觉周围冷的不行,一瞬间的,Reaper极大的力把麦克雷推到墙边,麦克雷觉得自己骨头要散架了,尖爪捏住麦克雷的下巴,“告诉我你是属于谁的人。”

安静的不像话,

麦克雷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莱耶斯的呼吸声,

“加布里尔·莱耶斯的人。”

脸被锢住,不能转头,直直地看着莱耶斯的眼睛,Reaper再用力捏了一下麦克雷,
“我,杰西·麦克雷是属于加布里尔·莱耶斯的人。”

对方似乎满意了,“别忘了你说的话,小子。”

Reaper转过身,麦克雷没有经过思考的把刀子插进Reaper的后脑勺,更恶心的味道散发出来,Reaper倒在地上,麦克雷惊了一下,沉重的声音响在耳朵里。

麦克雷几乎是狼狈地逃出这个地方,像个疯子似得抓着自己的牛仔帽和披风。


再一次,再一次的,麦克雷听见莱耶斯的声音,“你觉得我会死吗?”

Reaper温柔的抚过麦克雷的脸,

“我不知道...”

嗓子干渴着,莱耶斯的脸好近,好近,用嘴送过来水。

“杀了我吧,莱耶斯...”

“你原谅我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

FIN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不用正经的写文真好,一下午被源藏洗脑却产R麦 23333

说是场合原本是有源藏的 但是写不出来,还是R麦顺手。食用愉快。w




查看全文
 
© 木瑟BANL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