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坑多,谨慎关注。
‖性取向‖本尼,麦叔,布总
吃的杂,永远不会脱坑的南方公园厨
JOJO,南方公园,FGO。
 

【花】R麦

莱耶斯x麦克雷
ooc,花吐症?
因为不太想写成日本那种轻小说的感觉 花吐症的设定稍微改改?。嗯。
麦克雷视角,不知道甜不甜。
不喜慎入。:-D





我叫杰西 麦克雷,从很久以前我就能看见人们从嘴里吐出花朵,但他们似乎看不到。我不太清楚花的种类,至少我看起来他们都是一样的,除了颜色不同。

网络上的花吐症似乎和我看到的不一样,我所能看见的,是每一个人,被我杀死在枪口下蝼蚁他们也会吐出温暖颜色的花。

来到守望先锋,这里的每一个人也有着不一样的颜色。齐格勒博士的是淡金色的,像她的头发一样。莫里森指挥官是蓝色的,就是他的制服的颜色,好像能包容一切。安娜夫人是深蓝色的,那很成熟,至于她的孩子,我所见到的小孩子都是白色的,那可能象征着纯洁。

还有我的直属上司,莱耶斯——他的是红色,跟我的红色三角巾一模一样,我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,是血腥还是其实他有颗火热的内心。每次想到这里,我就想笑起来。

我经常和莱耶斯在一起,其他人都认为我们的关系很好,确实,我都跟他一起洗澡,他的身材可比我好,我不想当任何人的跟班,从来都不,只是不跟着他,我可能会没饭吃。






现在我们在一个四方桌看档案,我坐在他隔壁,我在旁边喋喋不休地吐槽着,他尝了桌上一块饼干,我得承认,每天观察我的长官是我的乐趣,他还拿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,他没这么多讲究,而我还在说话,然后他把两根手指按在我的嘴上,让我闭嘴。他连看我都没看一眼,我能感觉到湿润和甜饼干的味道,确实有点恶心,别人的口水什么的,但是那一瞬间我好像心跳快了一拍,这不对劲儿,他,确实恶心到我了,他的口水,我感觉很糟。

我有点火大,回到房里,我努力去想莱耶斯的好,比如认真的样子,还有对我说话的样子,我是挺喜欢他对我说话的时候吐出红色的花。

猛然间,我又意识到被我封存在很深处的问题,我,从小到大都没看到过自己吐出花。

自从那晚过去,我发现我身边有些黑色的花,那好像是从我嘴里吐出来的,兴奋多于惊诧。

没什么奇怪的,只是看着自己嘴里吐出花,有些诡异。我想了很久为什么黑色的,我只能理解为那是很酷的颜色,毕竟我还没见过谁吐出黑色的花。






好运不会一直陪伴着你,我跟莱耶斯藏在小土堆后面,浑身是伤,脸上都是泥沙,我们干掉了他们所有人,他似乎比我伤的更严重,捂着腹部,流了很多血,他为我抵挡了太多。

医护人员要过一会儿才能来,莱耶斯奄奄一息的样子让我觉得他快死了。我曾想过是他让我清醒冷静,然而事实却是反了过来,我叫着莱耶斯的名字,拍打他的脸。
他无神的眼睛,让我有些害怕,我真的害怕他会死去。

“嘿,我告诉你个秘密,喂。”我继续拍拍他的脸,放在平时我都不能碰他一下,也是第一次碰他的脸,我自己的手心都在发热。

他眼睛似乎睁大了点,正等着我说,“其实......我,在你们在说话的时候能看见有花从你们嘴里吐出来。”

这对我来说是个天大的秘密,说出来也有些一丝解脱,莱耶斯只是哼笑一声,仿佛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。

“那我是什么花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那我说出来的花是什么颜色的?”

有些期待的语气,就连我也期待着我会说出什么答案,他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了,太温柔了,他有时候也会这样看着我。

我也盯着他,心脏咚咚的跳着,“是我的颜色。”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这种话。

“麦克雷。”他叫了我的姓,用他另一只不是那么多血的手掰过我的脸,他吻了我,或是说,我们俩接吻了,他轻轻咬着我的嘴唇,我吃到了沙子,两个人嘴上都粘着沙土,这不是一个舒服的吻。

我也小心地亲着他,他是我的长官。我睁着眼,他闭着眼。我把我的本事都给他看,接着,他没了动静儿,他昏了过去,我晃着他的身体,却没有反应。

他当然不会死。






后来?后来我离开了他,我明白我跟他要走的不是同一条道路,一个人吹着66号公路的风,我咳嗽了几声,黑色的花吐了出来。

从我和莱耶斯接吻的那一天起,我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的花了,只有我自己的花,越来越多,黑色占据着我的内心。

我遇见了一个叫死神的家伙,那感觉太熟悉了,熟悉到我不敢相信,我还能跟他这样接触,他取下面具,我看到那不成样子的脸,他靠近我,我并不觉得受到威胁,我知道是他——

我们亲吻了。

好像太迟太迟没有这样做了。

他搂着我的腰,“我还没问你你是什么颜色的花?”

我笑着对他说,“你的颜色。”




end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嘿呀!开心!虽然ooc了,
关于麦克雷最后还有没有吐花,我觉得是没有的。
  :-DDDD,感觉写的还是很奇怪。

评论(8)
热度(38)
© 木瑟BANLI | Powered by LOFTER